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国际 >19k「全职工读生」:另一类非典型劳动的压榨 >
19k「全职工读生」:另一类非典型劳动的压榨
2020-08-08

责任主编:陈逸婷

今年(2014)5月20日苹果日网路版出现了斗大的标题「郭董快来当校长 东华大学19K徵助理」。事后学校马上更正说,那是徵「全职工读生」,是用人单位错用成行政助理。据查该校行政助理的起薪是30k。此前,鸿海郭董对媒体夸下豪语说「哪家公司只发22K,我一定买下来再调薪」。

劳动市场的干预具有极限性

劳动市场如果依照自由主义经济理论的说法,劳动力商品的价格和商品一样,应由自由市场的供需法则来决定,不管19k或22k都是一种市场的人为干预,不应该存在。

但是,如没有19k和22k进场干预,会成什幺状况?我们可以想像最近香蕉从一斤20元飙涨到60元的情形,对蕉农是一项利多,但2006年的时候也曾经跌到一斤1元,蕉农欲哭无泪。如果我们的工资随着市场波动掉到可以维持生活的水準以下时,可以想像到劳工的生存将受到何种的危机,因此多数国家都会实施最低工资制度来保障劳工的生存权。台湾的基本工资制度也是如此,儘管目前的19k仍不是劳工可受到生存权保障的应有水準,法律已经宣示一个界限,不容雇主超越,但是法律也同时宣示,在这个界限以上是属于劳动市场的机制,不会去干预。

这时候,劳动市场是如何运作的呢?经济学家说,基于契约自由,双方想要买和想要卖的价格一致,就是市场价格,就好像股市交易那样,经过电脑的撮合,马上就可以找到合意的买卖双方。

但是,事实上劳动市场是一个抽象的存在,没有电脑的撮合,也没有如同网路上比价王的网站,可以查到最低的价格,或是在拍卖网站上,可以把自己的劳动力在上面拍卖,以拍到最高的金额卖出。它大部是存在一个雇主和求职者之间,表面上是自由决定,实际上却是「雇主说了就算,不要还有别人在等」的「买方市场」。

「先求有」的求职者造就了雇主对劳动市场绝对的支配

学校也好,媒体也好,常常跟刚毕业的社会新鲜人或失业者说:「先求有,再求好。」在市场价格不明的状况下,雇主把法定基本工资当作是标準工资,开出19k的条件并非不可能,因为那些只要「先求有」的求职者源源不断。

2008年教育部提出「大专毕业生至企业实习方案」计画,将薪资定为22k,原本以为这只是解决一时失业的政策,没有想到22k成为后来大学毕业生的标準薪资,一直延续到现在,连带所有劳工的平均薪资也裹足不前,教育部成了22k工作贫穷的始作俑者。

从这里我们可以知道,价格不明的劳动市场是很容易受到被公开之个案的影响,就如同不动产市场,建商为炒作地价,以天价标下或卖下位于其大片土地旁的小面积土地,造成市场价格的一种错觉。教育部虽然不是故意的,但是以失业政策为由种下低薪的火苗、误导雇主当作是市场水準之责,确难辞其咎!

东华大学不仅不反省教育部过去对薪资市场所造成之危害,竟贸然提出19k之工作条件招募行政助理,经媒体披露后,极可能造成雇主对于就业市场之错误认识,使年轻族群支薪水準更加恶化,这岂是身为一国立大学教育机构应有之作为?

东华大学不只是招募的问题,事实上已经以19k僱用行政助理多时。我展开调查时,有一名行政助理回覆我说:「我当初明知道是19k的条件下来应徵,如今没有反对的立场可言。」是这样吗?

开车的人要驾照,求职的人是不是也应该有一张劳动法的执照?

几年前,我日本的老师写一本非学术的书寄来给我,书名为「劳动者的法律入门」并不起眼,但是它的推荐标语却写者:「开车要驾照,要进入就业市场的人是不是也应该有一张劳动法的执照?」劳工要不要接受低薪,只要不低于基本工资,法律似乎无法置喙,但是他接受之后,让雇主误以为19k是市场的价格,别人的薪资水準也可能因此而受到影响。这也是我们为何不厌其烦的呼吁劳工要团结组工会的原因,因为惟有如此才能改变劳动市场被雇主支配的宿命。这时候,为了全体劳工的利益,学习劳动法不只是法律家或工会干部的功课,更是所有劳工要进入职场前应该取得的「共同执照」。

只要不低于基本工资,劳工的待遇就委由劳动市场决定,没有工会或工会无法介入劳动市场,就要靠企业的社会责任来实现,公司治理论者说这叫作企业利害关係人的调和;再不然就要靠执政者在选票压力下拜託企业加薪,劳动关係论者说这叫作柔性、和谐的劳资关係。难道法律只管最低工资,其他都只能向资方去「乞求」吗?

看到工资差别待遇量化后的程度,任谁都无法接受

天不会有绝人之路,「均等待遇原则」是对付劳动市场另一个有效武器!这样讲也许会被反批说:老师你爱说笑,我们的法律不但没规定,法院也不爱听这种高调。

没错,部分工时的均等待遇原则没有法律明文规定(最近劳动部的派遣劳工保护法草案中终于出现),也不存在于一般的劳动关係中,这种抽象概念也不容易被接受,但是在量化之后(虽然我不是很喜欢这种方法),有改变法院立场的可能。据我调查,东华大学行政助理的起薪是30k,本件19k的行政助理,虽然后来被硬说是所谓的「全职工读生」,但是工作内容与全职的行政助理并无两样,受差别待遇之薪资将近4成,这样的程度歧视任谁都无法接受。

发明「全职工读生」的人也要给诺贝尔奖吗?

问题在「全职工读生」这个职称,不一样的职称就可以为所欲为吗?想出这个点子的人,似乎可以和吴敦义说发明「无薪假」的人一样,应颁给诺贝尔奖。全职和工读生是指全时工作者和部分工作者两个相对的概念,如何能同时为一人所担任?惟一的合理解释就是:行全职之实,却以部分工时之名给予差别待遇。

这一类非典型的滥用,无非是在逃避法律规制、节省成本。但在契约自由和意思自由之名下,就如同19k的「全职工读生」所说的,19k是他同意的条件,没有立场反对。但是儘管工作名称不同,工作内容还是一样,正符合民法上所称的「脱法行为」。其高达近4成的工资差别待遇,甚至严重侵害到劳动的尊严。

非典歧视对劳动尊严的伤害尚未被弥补,也无法弥补!

日本非常有名的丸子警报器事件,地院判决说:使职务内容相同之部分工时员工与全时员工之间长期产生显着之工资差距(全时员工工资的 8 成以下)之雇主的行为,违反同一(价値)劳动同一报酬原则下之均等待遇的理念,具有违反公序良俗之违法性。也就是说,从均等待遇的理念上来看,即使全职和部分工时之职称上不同,如果工作内容相同,而部分工时劳工工资低于全时员工的8成以下时,即构成公序良俗之违反,应赔偿低于8成之部分薪资。

这样的判决结果虽不令人满意,但是拿来衡量东华的19k全职工读生的差别待遇,是足足有余。薪资差别待遇的量化也许可以说服法官来让雇主回复劳工被差别的部分待遇,但是这一类非典型劳工受到工作歧视所造成之劳动尊严的伤害并非个案,各种非典型劳动的歧视仍普遍存在,均尚未被弥补,也无法弥补!

相关文章:

2011/07/21 苦劳评论 全职计时工
2011/07/19 苦劳报导 基本工资审议週四登场越过贫穷线 23,459 全产总提版本
2011/07/21 苦劳报导 审议没共识 连劳方代表都不同调 王如玄说了算 基本工资调很小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新闻